51(y)(7)
用你喜欢的方式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说什么,为了妈妈能好好的活下去,我还能怎么办?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啊。为了让妈妈能不再想那些事,我努力的岔开了这让人悲痛的话题,聊着我们母子这些年的开心事。
  不知不觉的,妈妈和我就彼此的躺在对方的肩膀上睡着了。真的好希望就这样躺在妈妈的肩膀上永远都不要醒来,虽然这是不现实的,可是……
  哎,睡醒以后我该怎么办呢?我还要去上学吗?我怎么能够违背生我养我的妈妈的意愿呢。
  骗妈妈?可是该怎么骗呢?如果今天我没有到学校,班主任的电话马上就会打给妈妈的。可是我真的去上学了,妈妈该怎么办啊?他们……他们肯定还会再来找妈妈的。
  我……我……老天爷,求你教教我吧,我到底该怎么做啊?
  真的是太累了,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妈妈正在厨房准备着午餐,我又看到了妈妈那贤淑的样子,这才是我的妈妈啊。
  吃饭的时候,我们母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谁也不愿意再提起那痛苦的回忆。尤其是妈妈,始终低着头,其实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一样,不管是什么原因,毕竟昨天和妈妈做了那种不可原谅的事,那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了,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妈妈。
  整个午餐的过程显得是那样的尴尬,难道真的像妈妈说的那么容易吗?说忘就能马上忘记的吗?
  “妈妈,我想……想转到咱们县的高中,不想在市里上学了。”
  “你……你混蛋,好,你想自暴自弃我也不拦着你,你等着。”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妈妈竟然径直的走进厨房,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走不走?去不去市里好好读书?”
  “我……妈你赶紧把刀放下来啊,我去,我马上就走,一定好好学习啊,你快放下来啊。”
  “儿子,听妈妈的话,妈妈真的没事的,要么妈妈一个人也……你快走吧,好好学习,去追求你伟大的理想。”
  “妈,你保重,我走了。”
  “妈……妈妈送你。”
  一路上只有一对特殊的母子,那就是我和妈妈,发生这样的事,这感觉真的很难诉说。大客车来了,看着妈妈那期待的眼神,我再一次踏上了艰难的路程。
  我真的不敢再想象妈妈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王宾还有其他的混蛋,他们……。
  我……我真的错了吗?难道真的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
  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足足坐了5个钟头的汽车。只要寝室的同学们一聊到女人的时候,妈妈那淫荡的样子,还有那晚上发生的无耻事情就像个魔咒一样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这几天在班级时,溜号成了我的家常便饭,有时连老师都用诧异的眼神注视着我。几次我拿起了电话按下了家里的号码却不敢拨出去,我害怕,真的好害怕妈妈不在家,更害怕妈妈接起电话,里面却传出异样的声音。
  可是……我真的好想听听妈妈的声音,她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啊。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发生了,绝对不会了,一定是我多心了。我…
  …我根本就没有回过家,那些龌龊的事完全是我在做梦,在做梦啊。
  嘟……嘟……怎么响了几声都没人接呢?妈妈难道真的没在家吗?还……还是去厕所,或者去洗澡了?
  “喂……您好,是……哪位?”
  “我……妈妈,是我啊,小凯啊,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没在呢。”
  “是儿子啊,你……有什么事吗?妈妈正……正洗澡呢。啊……”
  “没事,就是想和妈妈聊聊天,妈妈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妈妈要洗澡了,就先挂了。”
  妈妈这是怎么了?呼吸这么急促,怎么里面还有啪啪的声音呢?难道?难道是……是他们这些混蛋在我的家里。
  就在我再一次准备拨电话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我回过头一看,竟然是我的班主任黎老师,老师那严肃的表情顿时就让我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刘名凯,在给谁打电话呢?赶紧过来,老师找你有事。”
  “没……没谁,就是一个以前的同学。”
  准没什么好事,老师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慢慢的跟着老师来到寝室走廊的一角,老师马上回过头,那铁青的脸,会杀人的眼睛,竟然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凯,你这几天是怎么回事?上课的时候都想什么呢?是不是学坏了?还想不想好了?本来今天想给你妈妈打电话了,想来想起,我觉得还是先找你谈谈。”
  “老师……对不起,我错了,以后肯定好好学,求求您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妈啊。”

  一直和老师不停的检讨,求饶,最后我答应老师要在即将到来的月考中一定提高成绩,老师才肯原谅我的,否则肯定会向妈妈告状的。
  黎老师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严厉,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狠,不管是同学还是家长,根本就没有面子,我曾经亲眼看到老师在我们的面前狠狠的训斥寝室里王东的爸爸,弄的一个40几岁的男人都快流泪了。可就是这样,黎老师教过的毕业班成绩在全市都是有名气的,很多的家长都打破脑袋拖人想进黎老师教的班级呢。
  我真的不能让妈妈来学校,在同学们的面前被老师狠狠的训斥啊,那会多伤妈妈的心啊。
  老师没收了我的电话,只有在考试中提高了成绩,才会还给我的。在老师的注视下,我灰溜溜的回到寝室,什么都不敢再想了,现在好好学习是我唯一的出路。
  这两天我努力的想把拉下的课程补回来,不能也不敢再想其他的事情了。因为月考的原因,这星期学校的机房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对学生开放。
  有两天晚上,因为我的电话被老师没收了,妈妈向我的寝室打了两个电话,不停的鼓励我,对我充满了期待。我听的出来妈妈的心情很不错,而我也因为紧张的学习似乎渐渐的淡忘了那晚痛心的事。
  转眼就过了十几天,紧张的考试终于到了,因为这些天的努力,加上我平时成绩就不错,考试进展的非常顺利,我感觉这次很有可能在我们学校最好的班级能进入前五名呢。
  终于到了我最喜欢的周末,可以和妈妈视频了,呵呵。当我晚上刚刚上线的时候,妈妈已经在线了,好奇怪啊,妈妈qq上的头像怎么换了?以前是那种特别淑女的头像,而现在的看起来好像是那种特别成熟妖艳的头像。
  就在我刚要点击和妈妈视频的时候,妈妈的速度比我还快,看来妈妈是想我这个亲生儿子了,呵呵,其实我也挺想妈妈的。
  怎么?这……视频里面怎么不是妈妈?里面出现了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是……是王宾,是王宾这个混蛋,妈妈呢?妈妈在哪里?为什么王宾会用妈妈的qq号上线啊?
  画面上传来了王宾那一脸曾经被我打伤的疤痕,还有那世界上最恶心的笑容,马上下面就发来了王宾这个混蛋给我传送出来的字幕。
  “呵呵,我的好兄弟,好久不见了,可想死我了。”
  “你……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在用我妈妈的qq上网,我妈妈人呢?”
  “哈哈哈,兄弟火气不要那么大么,哎呀,我差点忘了,你不是来和我聊天的,你妈妈,呵呵,你看看她在干吗呢?嘿嘿。”
  这时王宾的脸不见了,里面的图象一阵阵的晃动,这……这是……我的妈妈?
  妈妈竟然正全身赤裸的跪在电脑桌的下面给……给王宾口交。妈妈的一只手正握着王宾的臭东西,而舌头……妈妈的舌头竟然吸允着王宾的龟头,仔细的清理着王宾包皮里面的污垢。
  “呵呵,兄弟我仗义吧,你想见你的妈妈,我马上就满足你的愿望哦,嘿嘿。
  对了,差点忘了提醒你,千万不要关掉视频哦,否则我可要狠狠的玩弄这个老婊子喽。操,你还不赶紧谢谢我,兄弟我也是看你整天学习太寂寞了,所以让你也过过眼瘾,哈哈。“
  “你……你这个混蛋,快放了我妈妈。”
  “呵呵,放了她?我也没逼她啊,你看你妈妈舔的多开心啊,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原因,她都想嫁给我这个混蛋了。哇噻,连睾丸都舔了。知道吗?我的好兄弟,我都很长时间没洗生殖器官了,因为你妈妈的口水比洗澡水弄的干净多了,哈哈哈。”
  “王宾,你这杂种,不许你侮辱我妈妈。”
  “嘿嘿,我说刘名凯,你怎么这么没教养啊,还是市重点的学生呢,满嘴脏话,真够丢人的。哎,本来这种人妻人母开始打算玩玩就算了,可是丁微这老婊子那一身骚熟的肥肉也确实玩起来够爽的。尤其在知道她是你刘名凯的妈妈以后,哇,我和我的兄弟们玩的就更爽了,操的也更有感觉了。这一切都怪你啊,谁让你那天把我的脸打成这个吊样了。”
  “你这混蛋,你当初忘了我曾经救过你吗?你就不能放过我妈妈吗?”
  “呵呵,就是因为当初你救了我,所以你那么玩命似的打我,我都没有还手啊,你还真够狠的,鼻子被你打塌了,脸上的几个伤疤也永远做下痕迹了。你认为在打架这方面可能是我的对手吗?我一只脚就能把你踢趴下,算来算去,我已经加倍的还你这人情了。”
  “你……你……王八蛋。”

  “嘿嘿,我本来就是个王八蛋。对了,我要玩语聊了,你必须要接收哦,否则你是知道后果的哦。”
  这混蛋还要和我语聊,机房里面这么多的人,虽然我旁边的电脑坏了,可是我能和这个杂种聊什么?我能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骂他吗?可是妈妈在他的手上啊,我不得不接受他的条件啊。
  “呵呵,我的骚老婆,小淫微,还没舔过瘾啊,骚水都流到地板上了。弄的我好舒服啊,你最爱的小宾宾想操你了,起来抱住我,我就在这里操你。”
  王宾那混蛋异常委琐的声音就从耳迈里刺入了我的耳朵,而妈妈却毫不知情的搂住了王宾的脖子,跨坐在王宾的大腿上,对着王宾那肮脏的鸡巴就插了进去。
  而我就只能眼睁睁的在视频中注视着王宾和妈妈在电脑前那下流的动作,在机房里丝毫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不敢有过分的动作,只有一颗不停颤抖的心。
  “哈哈,里面怎么那么湿啊,看来是把我的小淫微憋的够戗了。告诉我,操的你爽不爽啊,是不是特别喜欢我这么操你啊,嘿嘿。”
  “啊……好讨厌啊,总喜欢这么捉弄人家,啊……顶到里面了。人家好…
  …好喜欢啊,喜欢我的小宾宾这么玩啊。“
  妈妈……假的,全是假的。可妈妈的大屁股始终在王宾的腿上不停的摇晃着,是我连累了妈妈?还是妈妈……
  “呵呵,你这骚奶子怎么越来越大了,摩的我胸膛好痒啊,真不枉我这一翻悉心的调教啊。来吧,老骚屄,我们换一个姿势吧,肯定会让你更加的爽歪歪的,嘿嘿。”
  “你真是个坏蛋,连嘴上都不放过人家。啊……”
  妈妈说话的语调,怎么感觉是那种娇滴滴的?
  只见视频里面的妈妈从王宾这个混蛋的大腿上站起来的时候,从我出生的地方正滴答滴答流淌着看似粘粘的液体,对准王宾那肮脏的鸡巴再一次的坐了下去,而此时妈妈那看似更丰满的身体从正面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妈妈的身体再一次的开始了晃动,可是那啪啪的声音,尤其是妈妈呻吟的样子,我只在从前下载的黄色电影中见过啊。
  “呵呵,我的好兄弟,看你的亲生母亲现在被我操的多爽啊,骚屄里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你可千万不要手淫哦,嘿嘿。”
  “小宾,你……你在和谁说话?”
  “呵呵,当然是……,看看屏幕上,那可是你最熟悉的身影哦。”
  “儿……儿子,怎么是你?别……别看啊,妈妈不是……啊。”
  妈妈看到我了,在视频里看到了我愤怒的样子,那既惊讶又羞涩的表情。虽然王宾抱住了妈妈,可我看的出视频里妈妈还是用力的挣脱,玩命似的关上了电脑。
  “我操你妈,狗杂种。”
  确实我的情绪很激动,甚至有点失去了理智。这一句骂声顿时让我成为了机房里面的主角,有的同学站起身不停的向我这边注视,甚至连管理机房的老师都走到我的身边问这问那,因为机房里面是不允许大声喧哗的。我没有心情搭理任何人,只能沮丧的离开这里。
  夜晚在寝室里,没有丝毫的困意,王宾那猥亵的面孔,示威一般的嘲笑,尤其是妈妈那异样的呻吟,不停的闪现在我的脑海。寝室里的两个同学,还在小声的聊着女人,可这些平时我喜欢的话题,现在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虽然月考得了第4名,可我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这两天上课溜号似乎又变成了我的家常便饭,现在我几乎又变成一块没有思想的肉体,噩梦每一天都在缠绕着我。
  我真的很想回家,但这是不可能的,只有极其特殊的情况,还得家长来学校才有可能请的下假。就在星期二晚上放学以后,我的电话响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手机号码显示出来,是妈妈的电话。
  “喂,妈妈,是你吗?”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以往接到妈妈电话时的那份欣喜,换之而来却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纠结。
  “是……是妈妈,好儿子,你的月考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全班第四,年级第六,妈妈你最近还好吧。”
  “我……我挺好的,这次进步挺大的啊,妈妈好开心。”
  “妈妈你保重啊,还有别的事吗?”
  说老实话,我真的很想问问妈妈最近的生活,尤其是那天在网上的视频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也开不了口。
  “别……妈妈还有事要和你说,那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妈妈也……也不想的。妈妈只想告诉你,要好好上课,千万不要为这些事分心。还……还有妈妈和王宾打赌了,如果你能从期中考试的第十名冲刺到期末考试的第一名,王宾他就……就会把那些视频还给我们的。而……而且王宾他们现在一般都不会来骚扰妈妈的,你放心吧。”

  “这……这是真的吗?妈妈。”
  “是……是真的。”
  “妈妈,你放心吧,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好好学,一定会让你脱离苦海的。”
  “好的,妈妈相信你,妈妈今天给你的卡里又打进去一千块钱,多买点好吃的。妈妈挂了,不耽误你学习了,拜拜。”
  “拜拜,妈妈你要多保重身体啊。”
  虽然我不能肯定王宾是否会食言,甚至……妈妈是否在骗我,可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我相信……相信妈妈是不会骗我的,一定不会。
  不知道哪里来的这股动力,我甚至连晚饭都没吃,就直接奔向了教室,开始了艰苦的学习,不,应该是拯救我和妈妈的唯一出路。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本来心情万分低落的我竟然像注射了吗啡一样玩命的学习,哼,排在我前面的三位大哥大姐,你们就等着瞧吧。而我最近学习态度的疯狂转变,换来的就是同学们惊奇的面孔和班主任那满意的笑容。
  晚上的时候,妈妈的电话又来了,对我是好一通的夸奖,原来是班主任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了妈妈我最近的学习情况,在电话里我仿佛看到了妈妈那甜美又欣慰的笑容。这样的学习动力是我这么多年都不曾有过的。
  真的好累,已经又快一个月没有在视频里见过妈妈的笑容了,真的好想好想妈妈。又是一个星期日了,晚上我早早的就占据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而其他的同学还正在食堂吃饭呢。
  妈妈,你知道吗?儿子现在是信心爆鹏啊,我一定会考个第一给你看的。怎么妈妈还没有上线?这是什么?一个陌生人给我发送了几个离线文件,而且还是挺大的那种,怎么上面还有一个做鬼脸的表情,网名竟然是……是“王宾”,这个混蛋以前的网名是“离不开我”啊,老早就被我拉黑了,怎么……怎么他又换了新的qq号了吗?
  他……他为什么还要给我发信息啊,那个离线的文件是什么啊?不……不会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这个混蛋到底还想怎么样啊?
  等待了好一会儿,才用颤抖的手指打开其中的一个文件时,里面马上就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娇喘声,还有里面那听起来好象是嘲笑一样的声音。画面里的女人我真的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妈妈竟然被他们全身赤裸的捆绑了起来趴在床上,双膝跪倒在上面。
  怎么……妈妈的阴户和屁股里面竟然都插着一根黑色的假阳具,在妈妈的身体里不停的震动着。而妈妈则紧闭着双眼,不停的呻吟,旁边坐着几个既熟悉又让我恨透了的身影。
  “呵呵,大哥,你看我们的老淫微,都骚成什么样子了,那淫水都喷了好几滩了,连尿都射出来了,真他妈骚啊。”
  “大哥,那假鸡巴都在里面震了快一个钟头了,我看这老婊子都快脱阴了,不会把她给玩坏吧。”
  “靠,这段时间这老骚货的身体让我调教的棒着呢,肯定没事,既然兄弟们欲望来了,就可怜可怜她,赏她几棍,嘿嘿。”
  “好宾宾,好老公,快……快给我吧,微微真的受不了了,里面是钻心的痒啊,求你们了。”
  “哈哈哈,好可怜啊,喜不喜欢和我们这么玩啊。”
  “喜……喜欢,快……我不行了,用你们的鸡巴狠狠的教训我吧。”
  “操,你们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人家都骚成那样了,还站着啊,赶紧教训她吧,哈哈哈。”
  这几个混蛋从妈妈的那里拔出了假阳具,扑的一声,妈妈的阴户里喷出了大量的液体。接之而来的是他们那龌龊的动作,可是妈妈的表情却是我从未见过的满足,那高亢的呻吟和从前慈母的样子是完全的盼若两人。
  “啊……终于进来了,好大,好满足啊,快教训我吧,使劲的教训我,微微好爱你们啊。”
  “我靠,你个老婊子,要强奸我们兄弟啊,打你的骚屁股,哈哈哈。”
  啪啪的声音不时的回响在耳麦里,画面里又出现了那不堪入目的动作。啪,我赶紧关掉了这个视频文件。心脏好难受,难道我得了心脏病吗?
  接着我又颤抖的打开了令一个文件,这……这画面中的妈妈竟然跪在餐桌的下面不停的吸允着一根肮脏的鸡巴,而这四个畜生却正在家里的桌子上哗啦哗啦的搓麻将。
  “呵呵,骚微微,我和了,七对子,该给我舔了,把我们兄弟服务好了,才能操你哦,否则就痒死你这老骚货,嘿嘿。”
  此时妈
或许您还会喜欢:
孤男寡女请关灯
作者:梁不凡
章节:844 人气:3
摘要:更新时间:2012-12-23重回都市的感觉真好啊!亦天豪走在大街上,看着过往的漂亮女女们,尤其是那些超短裙下面的美腿,低胸装里面的乳沟,紧束着的盈盈一握小蛮腰,直让人赏心悦目,哦,欲血......错了,应该是兽血沸腾。 [点击阅读]
淫荡妇人姜焕杏《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433
摘要:(一)姜焕杏,芳龄四十三岁,身裁丰满,作为一个中学的教师,平日行为端庄,在学生面前装出一副严肃但亲切的模样,但又有谁知道她每晚夜夜春宵,而且曾与她有过一腿的男性多不胜数呢!究竟是谁令她懂得享受性爱的欢愉呢?说起来应从姜焕杏十七岁时说起。 [点击阅读]
天龙八部色情版《1--3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278
摘要:天龙八部色情版大学四年出来工作才知道读书无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烦心的日子,宛如度日如年。我,杨宇皓,24岁,身高178cm,体重156斤,在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工作两年,女友是大学就认识的,恋爱了5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悲哀。现从事房地产策划工作,月薪只有可怜的1500块,除了房租水电,吃喝拉撒,标准的月光族。 [点击阅读]
贫困山区的老师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809
摘要:大学毕业后,我脑子秀逗了,竟然不听家人劝告父母反对,硬是背着个行囊冲进一做大山,做一名山村教师去了,也因此相恋了两年的女友也和我拜拜了。由于交通不便,颠簸了好几天才到山村。刚进山,哇,山明水秀,翠绿的树林,带有泥土芳香的空气。正是我向往的地方。山下几十户人家,现在是中午,正冒着缕缕的炊烟。进村时,村民们都出来迎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村长走过来,帮我那过行李,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欢迎,欢迎啊。 [点击阅读]
火爆天王
作者:柳下挥
章节:915 人气:2
摘要:第一章、你有病吧?鸟鸣、山溪、藓苔、枯叶、高墙、铁网、绿茵草地-------这不是菁菁校园,这是恨山监狱。在一处可以瞭望整个监狱放风广场的高楼里面,唐重正端坐在桌前写字。毛笔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笔法秀逸,墨彩艳发。气韵生动,风神潇洒。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就这样一手好字,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唐重便毫不吝啬的赞美自己。“写的真好。前所未有的好。 [点击阅读]
脱衣麻将《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397
摘要:上学时我和当时的女友同居,两人一起在外面合租,因为房间空间够大,后来莫名奇妙的变成同学间打麻将的场地。故事是发生在大三的一个寒假里。那时女友已经先回去老家了,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某一天晚上,固定的牌咖--小卉来到我的住处。 [点击阅读]
难忘蕙姨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714
摘要:我叫祁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是杭州一家大型外企的白领。从小我在北方的军营里长大,读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老师和父母的管教都很严格,自小我就酷爱踢足球,当地一个少体校的老师看我踢球后,几次三番地找到学校和家里,要招我进体校,但家父、家母都是大学毕业后才参军,虽然入伍多年,但对此都很不以为然,坚决不让我去,就让我好好读书,说的自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斗粟”、足球只能作为业余爱好之类的道理, [点击阅读]
重生之军火巨头
作者:星星的眼睛
章节:970 人气:2
摘要:“砰!”一声巨响惊的几个小女孩心肝都差点跳出来,网吧中喧闹的声音也随着抑制,一些无聊的人都纷纷转身看看谁这么没素质,其中一两个自觉经常来这“月亮船”网吧上网的青年,甚至站了起来,而一个胖子嘴巴中极品国骂直接蹦了出来”MLGBD,是谁?”接着一声如狼嚎似猪喉的哭腔“我的极品武器啊!”旁边一直看他玩的哥们憋住了脸,想笑又不敢笑,周围了一些熟人经过了解才知道,方才胖子正在逗一个游戏中有名的骗子, [点击阅读]
捡来的老女人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667
摘要:我生长在一个略带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伴着棍棒教育成长起来,因此养成了一种孤僻的离经叛道的性格。十岁看了第一本黄书《少女日记》,不久后第一次遗精,开始了苦涩的青春期。当时大陆难得见到几本像样的性书,以至我一度缺乏性想像,竟未养成打手枪的好习惯。大量接触性是在上大学后,学校的BBS上流传着许多来自台湾的性文章,图片,影像。也许是天性使然,广泛吸纳后,渐渐只有乱伦的文章才能带给我莫大的兴奋。 [点击阅读]
我当伴娘的遭遇《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658
摘要:我叫雅琪,22岁,刚刚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外贸公司,是一名众人羡慕的女白领。大家羡慕我不光是我有一个好工作,更关键的是我自身的优势。我不穿高跟鞋身高也能达到170cm,三围是84、62、86,我的腿长能达到98cm.我是标准的OL,所以每次上班也是标准的职业女性打扮,上身职业衬衣加西装小外套,下身是一件紧身的窄裙,腿上当然是一双肉色或黑色的丝袜,脚上穿一双细跟的高跟鞋。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