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y)(7)
用你喜欢的方式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要嫌妈妈脏,现在你就把妈妈幻想成一个你最喜欢的女孩子,真的对不起了。”
  还没等我回答,妈妈已经跪在我的头上,慢慢的坐了下去,鼻子里马上传来了一股淡淡的骚味,对于我这个儿子来说,应该是世界上最禁忌的味道了。
  一颗浑圆而又硕大的屁股,那略微发黑的阴户此时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一种禁忌的耻辱感让我紧紧的闭上了嘴,我不能……真的不能舔妈妈的那里,因为我是她的亲生儿子啊。
  “呵呵,你不舔也没关系,反正你不把这个骚货舔出高潮,我们兄弟是肯定不会让你们走的了。哎呀,现在还早着呢,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们母子耗着。”
  “儿子,你……你就快点吧,妈妈也不想这样啊。要么……要么他们是不会放我们走的啊,妈妈不希望你有事啊。”
  “我……我……”
  我真的要做这种事吗?这难道是我唯一的出路了吗?听着妈妈痛苦的企求,我还是不愿意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现在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妈妈的屁股不断的在我的头上扭动着,阴户在我的嘴唇上不停的摩擦,就连那……那小屁眼也不断在摩擦着我的鼻子,那种气味对我这样青涩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是我这辈子都不层闻到过的。
  “儿子,妈妈知……知道让你为我做这样的事是难为你了,可是我……我们只有这么做,才能离开这里啊,别犹豫了,他们都看着呢,回去妈妈再给你谢罪。”
  是啊,我们母子现在就是王宾的羔羊,他想怎么玩,我们都没办法拒绝啊。
  赶紧结束吧,我好怕他还会弄出什么坏点子继续的凌辱我们母子啊。
  这是我第一次为女人口交,做梦也想不到对象竟然是我的亲生母亲。当我泪流满面而胆怯的伸出舌头接触到妈妈阴唇的时候,一声消魂的呻吟传入到了我的耳朵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仔细的看看妈妈那里的样子,可是那种紧断的耻辱感却让我没办法睁开双眼。妈妈的大屁股不断的在我的头上摩擦着,而毫无性经验的我只能在那里胡乱的舔弄着,那种味道真的让我一辈子也没法忘记。
  “啊……儿子……”
  妈妈的呻吟声让我似乎有一种错乱的感觉,到底妈妈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是真的被我这个亲生儿子舔弄的很有快感?还是为了取悦他们这些混蛋,让自己赶紧高潮,好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也不知道,可我更坚信是后者,至少妈妈是为了保护我,才会做这些让自己耻辱的事情的。
  “哈哈,大哥你看,这个老骚婊子已经动情了,这骚熟的大屁股在自己儿子的脸上嘿呦的多起劲啊。亲生儿子给妈妈口交啊,舔自己曾经出生的地方啊,这段视频我一定要好好保存啊,哈哈哈。”
  “呵呵,兄弟们快看,他的鸡巴又硬了,哈哈哈。”
  妈妈身体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我是个没有性经验的孩子,可是毕竟浏览过一些的色情网站,我还是知道妈妈要高潮了。
  “啊……不行了……我要……要来了。”
  妈妈的整个屁股几乎都压在了我的脸上,嘴里传来了一股咸咸涩涩的味道,那应该是妈妈最原始的味道了。
  充满耻辱的内心也算松了一口气,该结束了,终于要结束了。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妈妈已经坐在我的旁边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紧紧的遮挡着自己最神秘的地方,乞求的注视着王宾。
  “该结束了,王宾,我们已经什么都做了,赶紧给我儿子解开绳索,放我们母子走吧。”
  “哈哈哈,简直太精彩了,放你们是肯定的了。可是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仗义啊,你看你儿子的鸡巴还这么尖挺呢,他可是从来都没操过女人呐。毕竟我们以前兄弟一场,我也怕他忍受不了欲望,万一出去找个小姐的话,染上性病就不好了。我看还是你这个妈妈……哈哈哈。”
  我操他妈的王宾,连傻子都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他想让妈妈和我做那种只有畜生才做的事。
  “我……不行,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就这个不行。”
  “王宾,你这个狗杂种,说好了放我们走的,你……你说话不算话,你还算个男人吗?”
  “哈哈哈,我就说话不算话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操,你还以为是古代的剑客呢,说话一言九顶的,真是傻屄。”
  王宾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我,我们母子已经做到极限了,我们真的不能做那世界上最禁忌的事啊。
  “求求你们了,我真的不能和儿子做那样的事的,其他的我什么都答应你们,放了我们吧,阿姨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

  “操,你太小看我王宾了,当然你不做也可以,反正你儿子的鸡巴留着也没什么用,现在我就把它给割下来。对了,是一点点的割下来,哈哈哈。”
  此时的王宾简直就是个魔鬼,这个混蛋竟然真的拿着一把弹簧刀放到我的鸡巴上做出了可怕的动作,完了,我的心里彻底的凉了。
  “不要啊,我做……我……我做,我什么都做,你可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啊。”
  “不行啊,妈妈,我们是亲生母子啊,你让他割好了,我们不能做那种事情啊。”
  满屋子都是我们母子啜泣的声音,无论如何我们母子都不能做那样的事的,妈妈真的妥协了,再一次为了保护我这个没用的儿子。
  可是不论我如何的阻拦,怎样的叫喊,都没起到任何作用。妈妈只是苦笑的看了我一眼,跨在我的身体中间,深深的吸了口气。
  “等等,呵呵,看来我的好兄弟很不情愿吗,这样操有什么意思啊,我一定要你求我,求我让你操丁微这个老骚屄,哈哈哈。”
  “去你妈的,你赶紧放我们走,我是怎么也不会和妈妈做出乱伦的事的。”
  “好啊,嘴挺硬啊,我看你嘴还硬不硬。”
  话刚说完,王宾这个狗杂种竟然一把抓住了妈妈的乳房,随之而来的就是妈妈叫喊的声音。
  “不要啊,乳房好疼啊,求你快松手吧。”
  “呵呵,这样都没有求我,你这个儿子还有没有人性啊,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手狠,嘿嘿。”
  我……我怎么能求这个杂种去和妈妈做这种乱伦的事啊,我一定要拉紧这最后一道防线啊。
  “啊……不要啊,乳头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嘿嘿,再给你最后10秒,再不求我,就真的拉断了哦,哈哈哈。”
  妈妈的乳头已经被这个杂种拉到了极限,再拉下去就真的断了,看着妈妈那痛苦的表情,我真的不能再沉默了。
  “王宾,你放开我妈妈,我……我求你放开她,我……我做。”
  “哈哈哈,老婊子,你儿子要操你的骚屄呢,赶紧坐上去吧,和你的亲生儿子好好的玩吧。”
  我再一次的紧紧闭起了双眼,泪水已经快要哭干了。阴茎上传来了一阵特别温暖的感觉,妈妈真的做了,真的和我做了。
  “哇噻,兄弟们都来看啊,老骚货终于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交合了,儿子的鸡巴,妈妈的骚屄,这简直是天撮之合啊,屄肉都翻出来了。操他妈的日本A片,老子以后再也不看了。”
  “啊……求……求求你们,不要看了,好难受啊。”
  “大哥,你快看,这老淫微的骚屄里还在流水呢,这肥奶子晃的,呵呵。看来还挺爽的吗。”
  我真的不敢睁开眼睛,我怕看到妈妈被他们羞辱的样子,更不想看到这群杂种那猥亵又让人呕吐的脸。虽然阴茎让妈妈的那里夹的很舒服,一种我从未有过的感觉,可……可是心里的那种压抑和被羞辱的感觉更让我生不如死。
  此时的我不断的逃避着,脑子里尽量的回想着过去的往事和对未来的憧憬,可是妈妈那压抑的呻吟声和王宾这这群人对我们母子的羞辱声不停的回响在我的耳边。
  一种难以抑制的快感不停的袭击着我年轻的阴茎,感觉到妈妈的里面越来越热,越来越紧,一种根本忍不住的快感一个混蛋的声音打醒了我此时混乱的思绪。
  “哈哈,丁微这老骚屄动的越来越快了,你看那小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真是世界上最贱的妈妈啊。”
  “靠,你可真他妈的不会聊天,人家这是母子情深啊,都深到可以操屄的程度了,我认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下贱的母爱了,没有之一啊,哈哈哈。”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快感,我不想啊,我真的不想啊。
  “妈……妈妈,你快起来啊,我要忍不住了,你赶紧躲开啊。”
  我那如雷一般的叫喊着实让妈妈吃了一惊,在这无劲的耻辱中如梦方醒,似乎感觉到了事态发展的严重性。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妈妈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王宾这个混蛋却一把按住了妈妈的双肩。
  “不要啊,求你了,快放开我啊,会怀孕的啊。”
  完了,这下全完了,无耻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忍不住啊,为什么会射进妈妈的那里啊,我真的不想啊。死灰一般的感觉让我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现在最该死的人应该是我啊,为什么我还不死啊。
  “放开我吧,不要这样啊。”

  就在我还不断自责的时候,妈妈竟然被王宾和小龙这两个混蛋抓住了双腿摆成了几乎倒立的姿势,原本应该流出的精液竟然……
  “王宾,我求你放开我妈妈,不要折磨她了。赶紧杀了我吧,用你的弹簧刀把我捅死吧,把我扔到荒野里去喂野兽吧。”
  听到我这么说,王宾放下妈妈的身体,慢慢的蹲在我的面前,摆在我眼前的是那一副可恶至极的面孔。真的,现在他就是死一万次,也不能磨灭我对这个狗杂种一丝的恨意。
  “呵呵,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操,白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连杀人犯法这个道理都不懂啊。我要是把你杀了,被判了刑,以后谁来玩你妈呀,还不得把丁微这个婊子的骚屄给憋炸了。”
  “你真他妈的无耻。”
  “操,我是无耻啊,可我再无耻也没连自己的亲妈都操了啊。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都学什么了,满嘴的脏话。我的好兄弟,你应该好好感谢我啊,这世界上能有机会和自己亲妈操屄的人能有几百万分之一就算不错了,你能有这个机会还不是因为我们以前是好兄弟吗,哈哈哈。”
  王宾这个混蛋竟然把事实完全的本末倒置了,这个让人做呕的杂种。
  “妈,你快走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儿子,这全都怪妈妈,妈妈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呢,一会儿妈妈就带你走。”
  “呵呵,想走当然可以了,肯定是会放你们走的了。不过现在我们兄弟还没爽呢,我这个人最公平了,给你三个选择,第一呢,就是继续给你儿子吹鸡巴,吹了射,射了接着吹,一直吹死为止。第二呢,就是给我们兄弟舔舔屁眼,再让我们一起爽一爽。第三呢,就是你现在马上带着你的儿子滚蛋,然后吗,呵呵,就可以回去在网上欣赏一下你们母子苟合的视频,是无码的哦,哈哈哈。赶紧选,我们兄弟可都很累了,一会还得去升级呢。”
  这个混蛋表面上是给妈妈选择的余地,她明知道妈妈会选择哪一种,还装出一副仗义大哥的样子,世界上真的还有这么无耻的人吗?
  “妈妈,你不要管他,快走吧,儿子没事的,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我……我陪你们玩,放了我儿子。”
  “废什么话啊,要玩就赶紧的吧,让我的好兄弟再欣赏一下你下贱的表演,哈哈哈。”
  无论我怎么喊,妈妈都没有再理我,只有一丝的苦笑。这几个杂种纷纷跪在地板上,撅起了屁股,而我的妈妈只能无奈的伸出舌头去舔他们那再肮脏不过的屁股和睾丸。
  我看的出,妈妈舔的很仔细,可我也知道,妈妈肯定是为了和我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而在没有办法的取悦他们。
  “啊……大哥,丁微这个老婊子的舌头是越来越厉害了,舔的弟弟我真的太舒服了,我有点忍不住了,大哥,我们一起操她吧,一起狠狠的操她。”
  “好啊,今天兄弟们一定要发挥自己最大的威力,让她高潮到极限,狠狠的射她的子宫,让她永远都离不开我们,嘿嘿。”
  无论我怎样的叫骂,换来的只是王宾这群混蛋猥亵的笑容,渐渐的,妈妈的嘴,阴户,屁股,丝袜和乳房都被他们占有了。只是那看似娴熟的动作和屋子里啪啪的声音,让我更加的伤心了。
  “哇,这老屄永远都那么紧,还有这大屁股,操着真的爽啊,我操,又被她吸住了。”
  紧闭的双眼,空白的大脑,不停发抖的身体,无限的自责,这就是一个无助孩子的真实写照。
  似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难道还没完吗?我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这几个混蛋又换了位置,还在不停的凌辱着我的妈妈。可……可是妈妈脸上的表情,刚才的那种痛苦,好象被潮红的脸庞取代了。
  为什么时间要这么漫长?为什么这种耻辱的事还在继续啊?快结束吧,我真的要崩溃了。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继续着,他们无耻的样子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骚婊子,你快要给我夹射了,我要射进你的子宫里,射,一直射,哥几个一定要射进她的子宫里,给我大量的射啊。”
  “啊……啊……我要……又要来了,你们……你们不要射进去啊。”
  “我操你们八辈子老祖宗啊,你们这些杂种啊。”
  可是无论我的眼泪流的再多,骂的再难听,他们也没有再理我。而且更过分的,这几个混蛋竟然挨着个的把最肮脏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哈哈,好过瘾啊,今天已经要让这个老婊子怀上,甭管是她儿子的,还是我们兄弟的,只要是……我们兄弟就有的玩了,哈哈哈。”

  妈妈的阴道完全被他们灌满了,不停的向外流,仰望着天花板,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而王宾这个混蛋一脚就踢到了妈妈的屁股,猥亵的注视着妈妈。
  “呵呵,我的小淫微,不,应该叫老淫微才对。操,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呢,我们兄弟已经爽了,赶紧带着你那孝顺的儿子一起滚吧。”
  王宾把孝顺这两个字说的特别重,我知道这个混蛋的意思,他还在嘲讽着我们母子。听到王宾这么说,妈妈赶紧站起身穿上衣服,慢慢的扶起了我。
  “对了,在你们走之前,我得好好的提醒你们母子,这乱伦,尤其是母子乱伦可不光是没法做人的问题啊,在法律上是会坐牢的啊。如果你们让我不高兴的话,嘿嘿,我们的高才生下半辈子就毁了。”
  “你……你这该死的混蛋,甭想拿这个来威胁我妈妈。”
  “不……不要啊,我儿子就是我的生命啊,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啊。”
  “呵呵,还是老骚货明白事理啊,还得提醒你们几句,我当然是不愿意出此下策的了。只是你们母子可千万别妄想从我这里把这些下流的摄影给偷走,就算你们杀了我们哥几个也没有用,我王宾对天发誓,如果我们兄弟几个出了什么事,嘿嘿,我保证你们母子之间的淫事会传的沸沸扬扬的,估计在网上的流量大的会爆炸的。话又说回来了,我望宾也是个仗义的人,搞不好我哪天高兴了或者这个母猪让我玩腻了,我自然会把这些下流的东西还给你们母子的,嘿嘿。”
  “我……我一定听话,只求你们不要把这些东西传出去啊,千万不要影响我儿子的前途啊。”
  “妈……妈妈,你不要管我了,你不能答应这些混蛋啊。”
  “别说了儿子,我们快走吧。”
  啪的一声门响,我们母子终于离开了这个鬼地方,这个让我一辈子也不能抚平创伤的地狱。在外面,妈妈努力的给我解开身上的绳索,20几分钟过去了,我才重新的获得了自由。
  就在我怒气冲冲的捡起一块板儿砖,要重新返回去的时候,妈妈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湿润的注视着我。
  “儿子,你要做什么?听妈妈的话,不要再去招惹他们了,这都是妈妈的错,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让妈妈可怎么活啊。”
  “妈妈,你别拦着我,我要砸死他们这群狗杂种。”
  “不要啊,你要是再这样,妈妈就死在你面前。”
  “这……妈妈……”
  板儿砖啪的掉在了地上,我们母子彼此拥抱着,痛哭着,回家的路上我们都很沉默,终于到家了,这个伤心的晚上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们母子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妈妈深深的低下了头,而不敢面对我这个亲生儿子,只是不停的啜泣着。我不断的责问自己,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怪妈妈吗?
  “妈……我……都怪我一时冲动,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你打我吧。”
  呜……呜……妈妈哭的更厉害了,那湿润的眼睛让我更加的心痛。
  “儿子,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下贱,妈妈没有禁受住王宾的诱惑,害你受苦了,妈妈对不起你啊。”
  “妈……别这么说啊,是儿子不好啊。”
  “妈……妈妈,是妈妈连累了你,这些年妈妈是太寂寞了,妈妈这下贱的身体真的经不住王宾他们的诱惑,妈妈真的……”
  “别说了,我理解,妈妈一个人养活我不容易,又当爸又当妈的。别说是您了,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的住王宾这个混蛋的,儿子不怪您。”
  “别这么说,你这么说,妈妈心里更难受了,呜……”
  “怪就怪我当初为什么救了这个混蛋啊,为什么没让人把他打死啊。妈妈,你……你会怀孕吗?我……”
  “儿子,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你救人是没有错的。忘了晚上这件事吧,妈妈……妈妈不会那么容易就怀……,好了,儿子,你是妈妈唯一的希望,妈妈不希望你有事,答应妈妈,继续好好学习,以后上最好的大学,好吗?”
  “我……我……,那你怎么办啊?他们还会继续来纠缠你的。”
  “没事的,妈妈都这么大年纪了,过一段时间他们腻了就会放过妈妈的。去好好的上学,不用担心我,他们不会把妈妈怎么样的。”
  “可是……这……”
  “好儿子,你要是不答应,妈妈就没法再活了。不要再想这件事,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妈妈还想看着你结婚,还想抱孙子啊,求你什么都别说了,听妈妈一次吧。”
  我还能
或许您还会喜欢: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作者:佚名
章节:6 人气:84
摘要:“妈妈,好久不见了,儿子好想你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呵呵,乖儿子,到底有没有用功学习啊,怎么又有点胖了呢。”“当然有了,儿子最听妈妈的话了,以后还要考最好的大学,当个大企业家,妈妈不就成富婆了吗?呵呵。”“哈哈,小滑头,嘴还挺甜的,快吃饭吧,妈妈知道你今天回来,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呢,快点吧,一会该凉了。”“哇,真香,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妈妈。 [点击阅读]
猖狂的堂姐堂妹《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242
摘要:当时在农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岁,是13岁时的事情,那时农村里房子少,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大人们干那事,估计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纪就想试一试透B的快乐。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农村人懒的起小名,性别一样的话,就随着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说:「要不玩个别的吧?」我说「玩什么呀?」堂姐看了看没别的人在,就悄悄的说:「你透二妞哇。 [点击阅读]
农村妇女容易上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81
摘要:我大学毕业已经有十个月了,在这十个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怀的,是一位农村里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岁,是我毕业分配前下放劳动的房东,在我下放农村的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对我问寒嘘暖的,不时地关心照顾我的劳动和生活,在下放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与小娥后来发展成为一种体贴入微式的关系,这就使我对她更加思念。 [点击阅读]
斗破萧熏儿别传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07
摘要:第一章熏儿的初夜「下一个,萧熏儿。」莲步微移,名为萧熏儿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然后轻触着石碑…「斗之力,九段,级别高级。」一位长老兴奋的报出了萧熏儿的成绩。台下萧炎苦涩的微笑,自己不过斗之力三段,今生可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儿没有了结合的可能。萧熏儿似乎发现了萧炎的异状,上前用自己纤纤玉手牵住了萧炎粗糙的大手。「萧炎哥哥,陪我出去走走吧。 [点击阅读]
老女人之缘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21
摘要:我爱上过老女人,并不是因为她老我才爱她,而是一个值得人爱的女人遇到时她已老。大学毕业后我分到了江南名城,打拼几年后有了自己的公司事业小有所成,这时我已28岁了,有车有房,虽然谈过几个女朋友,有过几个女人,但能谈婚论嫁的始终没有,父母亲很是着急。这个城市我有个远房的表姨,有时间就打电话给我介绍女朋友,但一个也没看好过。这一天我又在她老人家的召唤下去她家相亲。 [点击阅读]
掉进女人村里的可怜小兵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389
摘要:公元1974年夏。太阳,老毒老毒的,就像是疯了,不断地把热倾泻在地上,地上简直像个蒸笼,那风,一丝也不来,那热,直逼得你喘不气。狗,早己躲到树荫底下去,懒洋洋的,只顾着伸着舌头在喘着气,就算是见到陌生人经过,也懒得吠一下,就像这个世界与它无关。与外面的天气完全相反,山洞的光线虽然不足,但一进里面,凉飕飕的,清爽极了。“放开我,你们快放开我。”山洞中传来了男人焦虑、惶恐的声音。 [点击阅读]
深深师徒情《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124
摘要:22岁的我大学毕业考入国家建设部直属的城市建设规化设计院,去报到那天,院领导电话叫来一位30多岁的漂亮妇女,对我说这是你的见习老师程淑慧,你叫师傅也行,你以后是她的助理。我站起来,恭敬地说:师傅您好!我叫杜宝峰。 [点击阅读]
我与老村姑的忘年恋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358
摘要:去年圣诞节的一个夜晚公司派我去出差,车开到山西地界,下起了大雪,车外一片漆黑。这时车坏了,我急坏了,下车走去找人家。天又黑又冷,我走了几里路,远远的看见路边有灯光。我快步跑过去,刚到院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村姑说:“大哥住店不。”我应了一声。“快进屋暖和暖和。”我走进屋,屋里有一张大炕,有几件破家具,床上有四五个人,全是过路的司机,又脏又破。 [点击阅读]
林影的故事《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86
摘要:妻子林影要去外地出差,儿子小智也在放暑假,老婆索性带着儿子一起去,顺便带儿子出去玩玩,只剩我一个人在家。两天下来房子里已经乱的不行,想想老婆离回来还早着呢,我灵机一动,打通了家政服务的电话,预约了一个钟点工,让她来帮我收拾房间,更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动作快就行了。动作真是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站着一个女人,大概应该比我老婆大几岁的样子吧,不过穿着不像是做清扫的。 [点击阅读]
步入深渊的女人《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62
摘要:“哦……使劲抱着我。”梅尹轻轻地呼唤着。男人更加使劲地把成熟诱人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而下面的动作却不断加快。梅尹的脸上展露着兴奋的神色,眼睛眯成一条线,小嘴微微张开,呻吟从嘴里不断地冒出。雪白的身体扭动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双腿团在男人的臀部,紧紧地夹着。男人的动作不断加快:“淫妇,我来了,要射在里面了。”梅尹点点头。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