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y)(7)
用你喜欢的方式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天生凉薄 - 女子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61.女子
  曲不曲,调不成调,倒是那词,却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各人心中,有什么样的思量,当然不在淇安的考量范围之内。
  一曲既罢,缓缓吐了一口气,用两指再拈起琴弦,拉至最紧,又弹了回去。满意的看到季妩的脸色变了又变,才弯了嘴角,果然,自已的琴,应该还是会心疼的吧。
  故意视而不见,她又胡乱拨了几下,只觉得心头之气慢慢平息下来,才笑着对季妩说“季小姐,不知这切磋,是不是还要进行下去?”如果还要再继续,她还有一大堆的歌等着,比如说什么《姐姐妹妹站起来》,或者,《笑红尘》?,也不错,绝对会让这些古人,度过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
  饶是季妩,也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从容,略略看了那在淇安心中惨遭毒手,正哀鸣着的,微微一福,“是季妩要求过了,萧姑娘胸藏大略,自该不屑这等女儿家的靡靡之音。”
  淇安勾住琴弦的手又加重了力道,才又笑着说,“哪里不屑,是当真不擅于此.木知道季姑娘对这个结果,可还满意?”
  季妩脸上神色一怔,复又低下头去,“萧姑娘言重了,是季妩强人所难。”
  “你的确是强人所难。”淇安不想再跟她迂回下去,也不管别人大家闺秀说话都要拐好几拐的人是不是能接受这种方式。
  只转过头看向龙怜,“龙怜,如今是否已满足你平生愿?”三分嘲讽,三分愤怒,余下的几分,倒要看她能不能领会得到了。
  季妩却在此时抬起头来看着淇安,努力不去注意自己视若珍宝从不身的琴,眼中探究的意味浓了几分。
  龙怜却已经叩下头去,“是怜儿当日一时蒙了心,犯下大错,萧家军从来大仁大义,天下皆知。还望姐姐大人大量,原谅怜儿,无论要怜儿做什么,只要姐姐开口,怜儿必定毫无怨言。”
  皇上脸上怒气愈盛,从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出来。
  淇安闭闭眼,心头却是一阵无力。
  萧家军的仁义之名,却与今日之事有何干系。莫非她不原谅龙怜,就有悖于萧家军的美名么?
  想笑,却笑不出来,她闭闭眼,又随意的在琴上乱划拉了几下,才抬起头来,
  “龙怜,你何错之有?情场如战场,成王败寇,谁说得清黑白,分得清对错。这是我和洛怀礼之间的事,他不信我,我不信他,才有了那样的结局,归根到底,与你没有任何干系。”
  龙怜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
  淇安却继续说道,“龙怜,如果你一定要得到我的原谅才心安,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也从来不觉得是你累我受苦。”

  龙怜木然的看着地上,却不知作何反应。
  她设想过无数次,萧七逮着机会是要如何的羞辱报复,却不知道当她云淡风轻的说出她的原谅,却要比她设想过的任何场景更让人无法接受。
  仿佛,重重的一拳打出去,却打在棉花上,激不起半点波澜.
  淇安收回视线,龙怜的感受,已经不在她的责任范围之内。
  她将琴往前面一推,不想再说话,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疲惫。
  掌心一暖,却是轩辕杉伸手过来握住了她,她低着头,看他在桌面上一字一句的写着,“我,只有你,只要你。”
  淇安吸吸鼻子,用力的抓紧了他。
  这一次,谁再来抢,她都不让。
  “妩儿,你过来坐吧!“长久的沉默过后,季太妃终于开口。
  “是!“季妩一礼,脚下却没动,眼睛轻微的扫了扫淇安面前的琴。
  皇上清咳了一声,淇安望过去的时候,他的视线正在季妩身上停了停。
  警觉的双手抓住轩辕杉,这个皇上,该不会又有啥想法了吧?
  “皇上!”她出声。
  皇上她,“小七还有什么事?”
  淇安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皇上,您去关心国家大事,这个赐婚什么的,还是当事人自已需要的时候再来求比较好。”要不然,赐来赐去都是错。当然,最后这句话她没敢说出口。
  皇上看了一眼轩辕杉,轩辕杉目光闪了闪,却没有动作。
  眼中笑意渐深,皇上点头,“意也如此。”
  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皇弟,你看,是你家小七让不要赐婚的,可不是我答应了你的事没做。
  老实说,夹在太妃和皇弟之间,虽然皇弟比较重要,但是要将来要承受太妃的哭闹,还是很让人头痛的。
  “季姑娘,你的琴你拿回去吧.“淇安开口。
  终于等到这句话,季妩心中隐隐松了口气,浅浅一笑,就要上前来拿。
  “且慢!”一个声音响起。
  季妩手一顿,淇安,却心里一紧。
  红衣的少年,徐徐站起,笑容里带着清澈的,魅惑。
  “我也想听,你的歌,我也要听。”
  淇安看向他,终于看向他。
  战烈脸上笑容不变,却暗暗握紧了拳头。
  她的目光,早已想像了千万遍,可是当真的亲眼所见,才知道,原来这般明亮又温柔,直直的撞进他的心里去。
  “那是谁?”季太妃低声问道。
  皇后看得眼睛都不眨,听得此问,略偏了头.“是二皇子手下.前些日子替皇上找着了什么书卷,很得皇上赏识,是以最近恩宠有加。”

  季太妃弯了嘴角,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淇安不说话,战烈脸上的笑容有些淡,只是固执的重复,“别人都听了,你的歌,我也要听.”
  淇安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弹琴。”
  刚刚那首歌,纯粹是为了表达她的愤怒和委屈,对那些人可以乱拨一气,可是对着他,没有办法再用这种态度和方式。
  战烈低了头,声音渐渐低落,“我就要听。”
  战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觉得心里有一股火乱拱,找不到出路,就是要看着她为难,看着她无措,才会觉得心里好受点。
  她是他的淇安,所以他难受,她也要陪着他才对。
  那样低头站着的战烈,让那鲜艳的红色也添了几丝萧瑟。
  他的嘴角倔强的抿着,带着几分不驯,他重复.“我就要听,就想听。”
  像个在闹脾气的孩子,淇安心中,无奈的笑了笑。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琴,我的确不会,我换吹,可以吗?”
  “不好。”战烈摇头,“没有歌词。”
  他想听的,只不过她的声音。
  “我要听,为我唱的歌。”
  轩辕杉霍然起身,拉着淇安的手,嘴角绷得紧紧的。
  眼神锐利如刀,凌厉的射向战烈。
  战烈也收了脸上的笑容,往他们相握的双手看了又看,眼中是真正的冰雪。
  淇安伸手拉了拉轩辕杉。
  轩辕杉停了一会儿,才放松了身体,向轻五看一眼。
  轻五立马意会到主子的意思,向皇上一礼,“皇上,王爷想要先行告退了。”
  本来轩辕杉第一这样的宴会没什么好感,要不是今晚另有要,他是绝不会耐着性子坐到现在的。
  现在连那个让他继续留下来的目的也不存在了,他就更不想再多呆。
  因此轻五的话才刚出,还没等皇上点头,他便拉着淇安走了。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淇安几乎要小跑步才能勉强跟得上。
  手腕被他握住的地方,隐隐生疼,淇安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拉他,“轩辕杉|”
  他充耳不闻,只有胸膛微微起伏着。
  淇安一急,使劲的去他的手,“轩辕杉,你抓疼我了。”
  一个手指被她掰动,轩辕杉顿了顿,这才看向她。
  “你给我放开。”淇安吼了他一句。
  轩辕杉看向她的手腕,已然发红。脚步一停,连忙放松了力道,轻轻抚上。
  “我叫你放开。”淇安拍开他的手,自已揉了揉。
  “你在……,唔!”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消音于他唇齿之间。
  他吻得很用力,让她觉得隐隐生疼。
  淇安放在他背上的手,揪了他几下。当然这种力道对于轩辕杉而言,完全是可以忽略的。

  不过因为是她,他还是察觉到了,片刻之后,低低的叹息一声,松了力道。
  倏然而至的温柔,让人心痛。
  淇安不再挣扎,不仅是对方熟悉的气息,更是因为他的无声里,从来不曾宣之于口的肯求和不安
  “王爷!”轻五跳过来,险险躲过轩辕杉随手丢过去的枝条。
  连滚带爬的跪在地上,不敢去看王爷的神色,若不是事出有因,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在这种时候打。
  “王爷,是胡太医有事。”
  “师父?”淇安顾不得脸红,拉着轩辕杉就往回走。
  今晚,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此时,胡太医正站在战烈面前,嘴巴张得飞蛾都可以进去了。
  而皇上,居然也走了下来,明显的震惊。
  看见两人走回朵,震惊就变成了喜,“皇弟,你有希望了。”
  胡太医早年尚未进宫时,已经在江南一带赫赫有名,也曾在战烈幼时为他诊治过。因此对他的病情当然十分了解,他所中的毒与轩辕杉同出一宗。
  奈何他虽自恃医术,却没能治好这两人,一直耿耿于怀。
  今日偶然间重见战烈,开始只觉得熟悉,后来慢慢想起来,这才上前询问。
  才知道原来他的眼睛已然重见光明,当下,更是震惊。
  皇上抓着轩辕杉的手都在颤抖,勉强吸一口气,才能开口,“战烈,是谁为你治好了眼睛,马上派人去请。”
  战烈深深的看了一眼淇安,眼中光华流转,灿若星辰。
  胡太医却摇摇头,长叹,“怕是无望了。”
  “此话怎讲”
  “生盅最有灵性,那人既然已经为战公子引过生盅,恐怕王爷身上的盅已经能闻得出气息。”
  战烈却是缓缓开口,“生盅要怎么引?”
  胡太医捻了捻胡子,“生盅之引,老夫生平从未听闻。但据医术记载,必定是以人血为,生受万盅噬心之痛,却还要保持心脉平缓,才有可能完成。战公子,有人愿意为你做到此种地步,当真是有福了。”
  “战烈你……”皇上声音未落。
  战烈已经一个跃身落在淇安身前,在轩辕杉的手指点上他百会穴的时候,他却不管不顾的掀开了淇安得衣袖。
  果然,莹白如玉的手上,纵横交错的疤痕还隐隐可见。
  一滴眼泪迅速滑下,打在那伤口上,热热的,发烫。
  “战烈!”淇安惊呼。
  战烈抬头看她,笑容一如初见般热烈.“淇安,我就知道,你最喜欢的人,是我。”
或许您还会喜欢:
幸福要回答
作者:佚名
章节:16 人气:0
摘要:人生最没有悬念的事情就是我们都会变老,人生最大的悬念则是我们会如何变老。女人的相貌在岁月中悄然变化,更大的变化在于心态——杨澜“魔镜,魔镜,告诉我,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哪个?”皇后每天问同样的问题,并期待着同样的答案。烦不烦啊!每一次的问答都助长着她的骄傲,也加剧着她的恐惧。在内心深处,她一定预感到那个叫白雪公主的小女孩终究会超越自己成为最美丽的女人,但她偏要难为可怜的镜子。 [点击阅读]
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
作者:佚名
章节:15 人气:0
摘要:第一部分投资前的准备工作在你打算购买股票之前,你应该对以下各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股票市场的整体情况,你对美国公司的信任程度,你是否需要进行股票投资?你所期望得到的回报是多少?你打算作短线交易还是搞长期投资?你对某些突发事件、不可预测事件以及股价暴跌的反应情况如何?最好在进行投资前明确你的投资目标以及分析清楚自己对投资的态度(我真的认为股票比债券更具有风险性吗?), [点击阅读]
心素如简
作者:佚名
章节:21 人气:0
摘要:楔子传说,有一条路叫黄泉,有一条河叫忘川。忘川上的桥叫奈何,忘川河畔的花朵叫彼岸。走过奈何桥,看到望乡台,台边有一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在忘川边有一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石上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你就会忘却前尘往事,遁入下一个轮回。 [点击阅读]
怎样提高智商
作者:佚名
章节:48 人气:0
摘要:记忆力自主训练全案一、什么是记忆力1.记忆力的基本理论记忆是什么“记忆是智慧之母”--古希腊大悲剧诗人阿斯基洛斯的这句名言一直流传至今。记忆是一种人们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的生理和心理现象,它究竟是什么呢?记忆是过去的经验在大脑中的反映,亦可视作是经验的保持,有时在保持中还经历了一个积极的创造性的心理过程,包括识记--保持--认知(再认)或回忆这三个依序发展同时又密不可分的环节, [点击阅读]
恋奴
作者:佚名
章节:12 人气:0
摘要:代序惊叹号元湘认识楼姑娘对我来说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那就是——一连串的惊叹号。第一个惊叹号是:讲话速度。相信她的忠实读友宝宝们都知道,咱们楼姑娘所写的作品都是属于那种深情款款;柔情似水又缠绵排恻型的,有时候哭湿一张面纸不够还要抱一整盒面纸哭才过瘾……想像中,这位作者姑娘应该长得是弱质娉婷, [点击阅读]
恶魔之魂
作者:佚名
章节:20 人气:0
摘要:黑龙耐萨里奥开始了一个全新而有大胆的尝试:他要收集所有龙族的精华,在他那黑暗密室了做出了一个毫不起眼却有拥有强大法力的金色圆环——龙之灵魂。与此同时,被年轻的德鲁伊玛法里奥用古老的法术击毙的暗夜精灵参事哈维斯在他的主子萨格拉斯强大法术下再生了,只是他改变了容颜,变得像一头四蹄兽,他已经变成了拥有更强邪恶法术的萨特。 [点击阅读]
悠情似雨浓
作者:佚名
章节:10 人气:0
摘要:第一章大清年间傲风堡偏厅。内首席端坐着一名老者,由外观看来,约已年届七旬,虽两鬓斑白,威严肃穆的神情却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犀利睿智的眼眸不但并无垂老之色,精锐中反而带着一股天生的权威气势,令人不由得心生敬畏。一旁卓然而立的男子抿紧了薄唇,英挺卓众的容颜散发着与老者相同的慑魄气势,轻拢的眉宇间有着凝然与苦恼。 [点击阅读]
意随君欢
作者:佚名
章节:11 人气:0
摘要:第一章灶房内,炊烟袅袅。一声直可比拟老母鸡的尖嗓拔地而起──“我说妳们这几个死丫头,动作还不快点,少爷正等着呢!要怠慢了客人,妳们一个个皮就给老娘绷紧一点!”角落里,一名年轻俏美的女子悄悄吐了下舌,在心底咕哝:妳要是少用那种活似母鸡杀没断喉的恐怖噪音来荼毒我们可怜的耳朵,相信所有人的动作都会快上许多。“那个谁,妳给我过来!”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全落在她身上。 [点击阅读]
愿者请上钩
作者:佚名
章节:23 人气:0
摘要:楼雨晴《愿者请上钩》童话的最初“呜……鼓咕、鼓咕……”自从小小爬虫类进化为灵长类,逐渐懂廉耻后,这样的画面三天两头就得上演一回。“你给我站住,臭小鬼!”下一秒,大脚丫踏入门槛,小毛球也同时扑进敞开的柔软胸怀——安全达阵,精准零误差。“呀。 [点击阅读]
憨夫
作者:佚名
章节:21 人气:0
摘要:第1章(1)盛夏里,燠热暑气逼人,忙了一整日,金乌仍迟迟不肯西坠。陆想云一进了村子,便放慢步调走在田间小路上,与擦身而过的邻里亲友打招呼,这自幼生长的一草一木、每一张脸孔,都让她熟悉、并且喜爱。回到家,心也就踏实了。过了这道木桥,再拐个弯,那放眼望去的一片果园,养大了她家三姊妹,不远处高挂的“陆”府门匾,就是她的家。眼看木桥在望,前方蹲了个人,既不过桥也不离开,就蹲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