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y)(7)
用你喜欢的方式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H庄园的一次午餐 - 第三部 第二章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1
  次日,辩护人得到了交相讯问女证人的发言机会。他尖锐激烈地提出一系列问题、这时,他那宽容的态度——扫而光。
  “对于这个人所共知的小药箱,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六月二十八日,这个药箱是否在H庄园的大厅放了一夜?”
  “是的。”霍普金斯确认说。
  “您是否习惯把危险药品乱放在别人顺手可以拿到的地方?”
  “当然没有。”
  “哦,当然没有。可是偏偏只有这次发生了这样的事?”
  “一般来说是这样。”
  “这就是说,屋子里的任何——个人只要愿意就能拿到吗四月?”
  “我估计是这样……”
  “不要估计,是‘是’还是‘不是’?”
  “是。”
  “有人知道您的药箱里有吗啡吗?”
  “我不清楚。”
  “您对谁说过这个吗?”
  “没有。”
  “这么说,埃莉诺小姐不会知道那里有吗啡啦?”
  “她可以打开药箱看一看。”
  “这个可能性很小,是吧?”
  “我……我不知道。”
  “可是有人能够更准确地知道药箱里有吗啡,比方说洛德医生。您不是按照他的吩咐用的吗啡吗?”

  “当然是啦。”
  “玛丽也知道您那里有吗啡吗?”
  “不,她不知道。”
  “她常到您家去吧?”
  “不常去。”
  “真的吗?可是我可以断言她常到您家去,而且她比任何人更清楚您的药箱里有吗啡。”
  “我不同意您的说法。”
  埃德温停了一会儿。
  “早晨您对奥布赖恩护土说过丢失吗啡的事了吗?”
  “说过。”
  “我确认,根据当时的情况,您对她说了下面的话:‘我把吗啡忘在家里了。我得回去取。”’“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难道您没推测说吗啡放在您家的壁炉台上了吗?”
  “就是因为我找不到吗啡了,我才推测一定是放在炉台上了。”
  “实际上连您自己也不清楚这管儿吗啡的下落。”
  “不,我知道,我放到药箱里了。”
  “那么,您为什么推测说您忘在家里了?”
  “因为我当时想,有可能是这么回事。”
  “我应当对您说,您做事太不经心了。”
  “完全不对!”
  “您说话也是这样。”

  “根本不是这样。我从来是不经过思考不说话。”
  “您说过,七月二十七日那天,也就是玛丽死的那一天,您让玫瑰刺儿扎了?”
  “我看不出这与案件有什么关系。”
  法官插话问道:
  “这对审理案件确实重要吗,埃德温先生?”
  “是的,阁下,这是我辩护的一个重要方面:我想证实该证人的证言是不可信的,”他重提了上面的问题:
  “就是说,您仍然肯定您在七月二十七日那天让玫瑰刺儿扎了?”
  “是呀。”霍普金斯挑衅地回答道。
  “这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是在我们出更房去客厅之前。”
  “这是什么样的玫瑰树?”
  “是爬在更房附近栅栏上的开着粉花的玫瑰。”
  “您能肯定这点?”
  “完全肯定。”
  辩护人突然从另一方面袭击证人:
  “死去的玛丽姑娘确实在七月六日写了遗嘱吗?”
  “是的。”
  “她写遗嘱不是因为她心情沮丧,也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信心,您相信这点吗?”
  “无稽之谈:““这就是玛丽写的,由服装商店售货员埃米莉·比格斯和罗杰·韦德作证的那份遗嘱吗?也就是决定把所有财产遗留给伊莱扎·赖利的妹妹玛丽·赖利的那份遗嘱吗?”

  “完全正确。”
  陪审员仍传阅了遗嘱。
  2
  奥布赖恩出庭作证。
  “六月二十九日早晨,霍普金斯护土向您说什么了?”
  “她说有一管儿盐酸吗啡从药箱里丢失了。”
  “据您所知:药箱在夜里是放在大厅里吗?”
  “是。”
  “罗迪先生和被告在韦尔曼太太临终时,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的夜里,都在H庄园吗?”
  “是这样。”
  “请讲一讲、在韦尔曼太大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十九日,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见罗迪先生和玛丽在一起。他向她倾诉了爱情并吻了她。”
  “那时他与被告订婚了吧?”
  “是的。”
  “后来又发生什么事了?”
  “玛丽提醒罗迪说,他与埃莉诺小姐已经订了婚,这使罗迪很狼狈。”
  “您认为被告对玛丽态度如何?”
  “她恨死玛丽啦。”证人肯定地说道。
或许您还会喜欢:
最先登上月球的人
作者:佚名
章节:7 人气:0
摘要:最先登上月球的人--一、结识卡沃尔先生一、结识卡沃尔先生最近,我在商业投机上遭到了丢人的失败,我把它归咎于我的运气,而不是我的能力。但一个债权人拼命逼我还债,最后,我认为除了写剧本出售外,没别的出路了。于是我来到利姆,租了间小平房,置备了几件家具,便开始舞文弄墨。毫无疑问,如果谁需要清静,那么利姆正是这样一个地方。这地方在海边,附近还有一大片沼泽。从我工作时挨着的窗户望去,可以看见一片山峰。 [点击阅读]
最后的明星晚宴
作者:佚名
章节:7 人气:0
摘要:浅见光彦十二月中旬打电话约野泽光子出来,照例把见面地点定在平冢亭。平冢亭位于浅见和野泽两家之间,是平冢神社的茶馆。据说神社供举的神是源义家,至于为什么叫平冢神社,个中缘由浅见也不清楚。浅见的母亲雪江寡妇很喜欢吃平冢亭的饭团,所以母亲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浅见必定会买一些饭团作为礼物带同家。浅见和光子在平冢亭会面,并非出于什么特别的考虑,而且饭团店门前的氛围也不适合表白爱意。对此,光子也心领神会。 [点击阅读]
最后的莫希干人
作者:佚名
章节:34 人气:0
摘要: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初,美国才开始摆脱对英国文学的依附,真正诞生了美国的民族文学。而书写这个文学《独立宣言》的代表人物,是欧文和库柏,他们同为美国民族文学的先驱者和奠基人,欧文被称为“美国文学之父”,而库柏则是“美国小说的鼻祖”。库柏的长篇小说《间谍》(一八二一),是美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蜚声世界文坛的小说。他的代表作边疆五部曲《皮裹腿故事集》,影响更为广远;而《最后的莫希干人》则为其中最出色的一部。 [点击阅读]
最后致意
作者:佚名
章节:9 人气:0
摘要:我从笔记本的记载里发现,那是一八九二年三月底之前的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我们正坐着吃午饭,福尔摩斯接到了一份电报,并随手给了回电。他一语未发,但是看来心中有事,因为他随后站在炉火前面,脸上现出沉思的神色,抽着烟斗,不时瞧着那份电报。突然他转过身来对着我,眼里显出诡秘的神色。“华生,我想,我们必须把你看作是一位文学家,"他说。“怪诞这个词你怎么解释的?”“奇怪——异常,"我回答。 [点击阅读]
朗热公爵夫人
作者:佚名
章节:9 人气:0
摘要:泰蕾丝修女地中海一岛屿上,有一座西班牙城市。城中有一所“赤脚穿云鞋”的加尔默罗会修道院。泰蕾丝女圣徒,这位名见经传的女子,一手进行了宗教改革,创立了一个新教派。这修道院中一切规章,从宗教改革时期严格保持至今,一成不变。这件事本身可能已使人感到非同寻常,但却是千真万确的。经过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荡涤,伊比里亚半岛和欧洲大陆的修道院几乎全部被毁或遭到激烈冲击。 [点击阅读]
末日逼近
作者:佚名
章节:31 人气:0
摘要:“萨莉!”哼了一声。“醒醒,萨莉!”“别……闹!”她含糊地应道,这次加大了嗓门。他更用力地推。“醒醒,快醒醒!”查理?是查理的声音,是在叫她。有多久了呢?她慢慢清醒过来。第一眼瞥到的是床头柜上的闹钟。两点一刻。这会儿查理不可能在家,他应该在值班的。等看清了他的面孔,萨莉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出事了。丈夫脸色惨白,鼓着眼睛,一手拿着汽车钥匙,一手还在用力地推她,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点击阅读]
机器岛
作者:佚名
章节:28 人气:0
摘要:如果旅行开始就不顺,恐怕到末了都会磕磕碰碰的了。至少下面的这四位演奏家理直气壮地支持这种说法。现在他们的乐器就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呢。原来,他们在附近的一个火车小站不得已乘坐的那辆马车刚才突然翻到路旁的斜坡上了。“没人受伤吧?………”第一位飞快地爬起来,问。“我只是擦破了点儿皮!”第二位擦着被玻璃碎片划得一道道的面颊说。“我也是受了点擦伤!”第三位应道,他的腿肚流了几滴血。总之,问题不大。 [点击阅读]
杀人不难
作者:佚名
章节:24 人气:0
摘要:英格兰!这么多年之后,终于又回到英格兰了!他会喜欢这儿吗?路克-菲仕威廉由踏板跨上码头的那一刻,这么自问着。在海关等候入境的时候,“这个问题躲在他脑子后面,可是当他终于坐上列车时,又忽然跑了出来。他现在已经光荣地领了退休金退休,又有一点自己的积蓄,可以说是个既有钱又有闲的绅士,风风光光地回到英格兰老家。他以后打算做什么呢?路克-菲仕威廉把眼光从列车窗外的风景转回手上刚买的几份报纸上。 [点击阅读]
杀死一只知更鸟
作者:佚名
章节:31 人气:0
摘要:HarperLee-ToKillAMockingbird杀死一只知更鸟哈珀·李著PARTONEChapter1我哥哥杰姆快满十三岁的时侯,肘关节被扭断过。后来伤好了,他也不再担心今后玩不了橄榄球了,就不大为自己的伤感到不自然了。他的左臂比右臂稍短,站立或行走时,左手的手背与身体成直角,大拇指和大腿平行。这些,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只要能传球,能踢球就行了。 [点击阅读]
权力意志
作者:佚名
章节:19 人气:0
摘要:与动物不同,人在自己体内培植了繁多的彼此对立的欲望和冲动。借助这个综合体,人成了地球的主人。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