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y)(7)
用你喜欢的方式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斗破萧熏儿别传 - 斗破萧熏儿别传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调教室,给我洗涮干净,我要亲自享用。把那个魅惑之体暂时安置在天字一号调教室今天暂且不要进行调教,十日之后开始调教所有调教都要加倍不得怠慢。」纳兰峰等一干死士连忙将昏死过去的加列兰拖进了天字一号调教室。几个架着加列兰的死士淫笑的朝纳兰峰打了个招呼,纳兰峰会意的笑了笑,牵过了熏儿脖子上的绳子,牵着熏儿走进了天字二号调教室。
  「爷爷,你有了那个小美女就把嫣儿忘了吗。」纳兰嫣然一脸嗔怒道。
  「哈哈,我的小嫣儿吃醋了啊。来让爷爷疼疼你。」纳兰桀一脸淫笑的将纳兰嫣然搂在了怀里,一下将她的上衣撕了下来,纳兰嫣然竟然没有穿胸衣,上半身一下就全裸了了起来,雪白的乳房顿时漏了出来,纳兰桀童心大起,用舌头开始挑逗起嫣然来。
  「爷爷,我要。」乳房受着如此刺激,加剧了纳兰嫣然的淫情。
  纳兰桀看着纳兰嫣然有如此媚态,立刻欲火焚身。将纳兰嫣然强行抱起,将纳兰嫣然放在了刚才奸淫加列兰的型床上,由于刑床还没有清理,上面粘了整整一层精液,纳兰嫣然浑身都沾上了精液。纳兰嫣然微微皱眉。
  「爷爷,这里脏,我要我的专用刑床,在我的纳戒里,啊……爷爷你好坏啊,快将我松开啊。」纳兰嫣然在十 一 岁时被纳兰桀酒后乱性强行奸淫。纳兰桀以为纳兰嫣然是他的侍寝女奴,丝毫不压制体内斗气,狠狠的挞伐当时幼小的纳兰嫣然,纳兰嫣然被破处,又被纳兰桀这种老手毫不怜惜的奸淫,昏死过去好几次,等纳兰桀醒悟过来时发现自己肆意奸淫的竟然是自己的孙女时已经晚了,性欲已经冲昏了他的理智,纳兰嫣然第一次性爱竟然被纳兰桀摧残了整整一天,纳兰嫣然竟然奇迹般的泻出了黄色的三品淫精,这让纳兰桀大喜过望,因为品质越高的淫精对自己的伤势越有效,自己的烙毒治愈又有了一份希望。纳兰嫣然竟然是极其稀有的淫媚之体,从那以后纳兰嫣然每个星期都要受到纳兰桀以及家族死士的奸淫凌辱,纳兰嫣然虽然不愿,但是为了治愈爷爷的伤势,报答养育之恩,每次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正是这个原因纳兰桀一直感到亏欠嫣然,虽然对她进行调教凌辱,但是不许留下伤痕,不许让她感到疼痛。又一次一名死士在纳兰嫣然的乳房上抓了一道红印,虽然淫媚之体自愈能力强大,但那名死士马上就被纳兰桀五马分尸,从那以后再有死士对她进行奸淫,再也没有人敢随便动手动脚。
  纳兰桀不等纳兰嫣然说完,就将她双手绑在了头上的镣铐里。
  「这样才更有情调吗,我的小嫣儿。」纳兰桀说完扯下了下嫣然仅剩的超短裙。下面的场景让纳兰桀目瞪口呆。纳兰嫣然竟然带着贞操带,一个碗状的皮套紧紧箍住了整个阴阜,里面似乎还有东西在蠕动。碗状的皮套跟刚才纳兰峰提取加列兰淫精的管子一样。贞操带旁边还挂着一个小水瓤,水瓤里装满了淫水。看样子至少是高潮了十几次的样子。
  「爷爷,对不起,我没有泻出淫精,爷爷,你的伤势不会有事吧。」看着纳兰嫣然无辜的神情,纳兰桀心里说不出的温暖。纳兰桀取下水瓤,里面蠕动的正是纳兰桀偶然得到的仿制阴茎,这段阴茎使用淫兽的触手截下,并镌刻上专门的符文,只要沾上少女的淫水就会产生活性,开始蠕动,是调教女奴的神器。
  纳兰桀取出触手阴茎,将纳兰嫣然双腿加到了肩膀上,将近二十寸的阴茎插入了纳兰嫣然的嫩穴,开始了对纳兰嫣然的奸淫,似乎将萧熏儿丢入脑后。
  ***天字二号调教室。
  萧熏儿被脱得一丝不挂,带着黑色的眼罩,嘴里被塞进了一个硕大的口球。
  双腿分开跪在地上,被金属拘束环紧紧箍住脚踝和膝盖,几乎无法动弹,地上一条水槽,水在里面缓缓的流动着。萧熏儿身体与地面持平趴在一个镂空的刑架上,双手被拉开绑在刑架上。
  纳兰峰站在熏儿身后双手不时的抚摸抽打着熏儿高跷白皙的臀部。
  啪,「唔」。啪,「唔」。啪,「唔」……熏儿因为嘴里的口球无法说话,脸上随着纳兰峰的抽打不时的闪现痛苦的表情。
  「怎么样,小熏儿,听说你是乌坦城的第一美女,还不是落在老子手上,哈哈。」纳兰峰不时的用粗糙的双手一边抽打熏儿臀部,一边玩弄熏儿粉嫩的阴部,嫩滑的阴蒂不时的被纳兰峰翻出,用长满茧子的手掐弄摩擦着。熏儿更是因为强烈的刺激身体更是不断的颤抖、挣扎着,嘴里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下面好戏就要开场了,希望你能撑得住啊,哈哈……,灌肠袋准备好了吗。」「回总管,已经准备好了。」一名死士拿过了一个水瓤,里面至少装了二十公斤的水,水瓤顶端带着一根球形管子。
  熏儿感觉到纳兰峰双手突然抽离,身体一震空虚感袭来。稍后感觉有水滴在了自己的后庭上,有东西抵在了后庭之上,在来回摩擦着。
  随着纳兰峰用力的将管子塞入,丝毫没有给熏儿一点适应时间。熏儿感觉到巨大的疼痛从菊花处传来,自己越是抵触,疼痛感就越是强烈。呜呜的呻吟声越来越强烈。终于灌肠袋的球形管口随着熏儿肛门蠕动全部没入了熏儿后庭中。熏儿松了口气,却不知道一个痛苦的结束,就意味着更强烈的痛苦的到来。

  熏儿想将灌肠袋管口排出体外,奈何纳兰峰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按住,阻止了熏儿的动作。
  「哈哈,熏儿小婊子,这可是加了强烈催情剂的灌肠液,你要慢慢享受啊。」纳兰峰说着,狠狠的挤压灌肠袋,灌肠液顺着管子缓缓地向着熏儿后庭注入着。
  熏儿似乎明白了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是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
  熏儿平坦的小腹渐渐鼓了起来。
  小腹的疼痛让熏儿开始睁着起来,身体腰部和胸部剧烈的挣扎,想以此来减轻痛苦,晶莹的汗珠,瞬间布满了全身,不断有汗水向下流淌着。绝美的身体,香汗淋漓的挣扎场面,更是加强了纳兰峰虐待的欲望。
  纳兰峰更是变本加厉的挤压着灌肠袋,袋子扁下去一半,至少在熏儿娇小的身体内注入了十公斤的水。纳兰峰感觉到了根据自己以往调教性奴的经验这便是熏儿的极限了,迅速抽出了灌肠管,将一枚肛塞塞进了熏儿的后庭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熏儿忍受着小腹的剧痛,以及剧烈的排便刺激。
  ***萧家。
  「老师,我现在斗之力九段了,可惜聚气散都用完了。」萧炎对着手上的一枚古朴的戒指说道。
  萧炎得到了聚气散,由于使用大量聚气散使得戒指中的灵魂苏醒,没有了里面的灵魂体吸收自己的斗气,斗之力迅速提升,由于自己以前便是斗者,身体经脉完全能够承受斗之力的狂飙。更想不到戒指中的灵魂体更是一名名震大陆的炼药师,于是萧炎便拜了药老为师。
  这时,戒指突然发出白光,出现了了近乎透明的老者的灵魂体。这名老者便是昔日在斗气大陆风光无限的药尊者,药尘。因为遭到了徒弟与魂殿的联手暗算,如果不是果断舍弃肉身,恐怕现在只怕落入魂殿之手。虽然现在灵魂受损,但是如果得到了修复灵魂的丹药,还是能够恢复到鼎盛时期。
  「你要是能得到一些淫精,不仅能巩固现在的境界,更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进阶斗者,你那个小女朋友不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那个小女朋友应该是举世罕见的玄媚之体,如果能得到她的淫精,恐怕你的好处不会少。」「什么,熏儿竟是玄媚之体。不好,熏儿现在被纳兰家族带走,如果被人发现熏儿是玄媚之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恐怕熏儿就会永远沦为玩物,甚至会祸及萧家。」萧炎面色陡然急变。
  「老师,求求你,一定想办法救救熏儿和萧家啊。」萧炎向药老哀求道。
  「我现在只是灵魂体,连全省的时候千分之一都不到,如果妄动灵魂之力,搞不好要魂飞魄散。如果你能弄到一些高品质的淫精,少女淫精里面含有大量阴气,正好能补充我的灵魂能量,吸收够了足够的灵魂能量,我就能够施展斗皇阶的力量,就你的小女朋友不在话下。」药老皱着眉头说道。
  萧炎想到此处,向药老问道:「老师,如果我自己去找女奴提取淫精,有什么办法让女奴能更快泻出淫精。」「纳戒中有几枚我以前炼制的丹药,龙精丹是以八阶淫龙的内丹,配合其阴囊炼制出来的七品丹药,任何男人服用之后阴茎会尺寸会暴涨,并且拥有淫龙专有的属性,精液基本永不干涸,可以再射精之后的几息之内马上在体内产生大量精液,可以这么说,此丹药可以让你与女人不断交媾,直到你想停下来为止。」萧炎从纳戒中拿出了传说中的龙精丹,这种丹药药老只炼制了三枚,一枚购买在中州卖了出去,一枚给了原来的叛徒韩枫。在药老卖出那枚丹药之后,购买这枚丹药的斗宗强者,在这之后竟然频繁出售高品质淫精,甚至在几年内卖出了好几名身具魅惑体质的女奴。这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这名斗宗并不大规模购买女奴,他的女奴哪里来的。那名斗宗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公布了事实,那枚龙精丹不仅可以使男人阴茎转化为龙茎,射出的的精液是强烈催情剂,使女奴欲罢不能。女奴在这种精液蕴养之下能产生魅惑体质,并能使魅惑体质升级。那名斗宗也聪明的将一名淫媚之体女奴献给了丹塔的一名长老,托庇于丹塔之下,丹塔更是将从各地送来的女奴选出资质绝佳的绝色女奴送与他淫辱,只要他在每年献出一定数量淫精,也就由他去了。
  药老又从纳戒中取出了五枚丹药媚灵丹,并说明用途。这几枚丹药是由五阶魔兽媚灵狐内丹炼制,可以补充少女体内媚力,可以让少女在短时间内泻出大量淫精,如果放在外面同样是万金难求。
  ***「雅妃姐,这是五十份筑基灵液,我希望能买一些高品质的淫精。」萧炎从纳戒中拿出了五十只玉瓶,放在了桌上。
  萧炎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女奴,只好来米尔特拍卖场碰碰运气,因为在前几年米尔特拍卖场曾经拍卖过三品的淫精,想来拍卖场应该有几名魅惑之体的女奴,正好借此来提取淫精之用。

  「萧炎弟弟好大的手笔,这么多的筑基灵液怕是要数百万金币了吧,你买女奴是想提取淫精吧,也是,弟弟都是九段斗之力了,如果有高品质淫精,恐怕就能突破为斗者了。萧炎弟弟不如就在我们拍卖场的调教师提取吧,我们拍卖场的调教室在乌坦城可是一等一的。萧炎弟弟,这些筑基灵液是你自己炼制的吗?」雅妃说着,朝着萧炎眨了下眼,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一闪而过,萧炎只顾说话,没有注意。
  「也好,那就麻烦雅妃姐了。此物是我在老师指导下炼制的,不算单独炼制。」萧炎为了给自己抬高身价,将一名高阶炼药师老师抬了出来,的确药老也算是一名高阶炼药师,只是比高阶更厉害而已。
  萧炎在拍卖场的休息室里呆了约一盏茶的时间,便被通知,自己预定的调教室和女奴已经准备好了。
  萧炎走进了昏暗的地下调教室,似乎将调教室建在地下成为了大陆的惯例,一个是隔音方便,没有人愿意别人偷听自己调教女奴,也不用担心影响他人,另一方面便是昏暗的环境能给女奴造成巨大的心里压迫。
  「萧炎弟弟。」萧炎刚踏进调教室就发现了雅妃只穿了一条亵裤,双手手脚上都带着一个皮质的拘束环,可以随时挂在任何刑具上。虽然雅妃没有穿太多衣服,但高贵的气质,白皙绝美的丰腴胴体,让萧炎立马一柱擎天。
  「雅妃姐,你这是……」「姐姐我可是淫媚之体,淫精自然是品质越高越好啦,你难道不想要吗,萧炎弟弟,看看后面的刑床,你想在哪个上面蹂躏姐姐呢。」萧炎将雅妃抱上了一个短小的刑床,刑床在前部呈十字架形,可以将两只手臂与肩膀齐平绑在两侧,双腿被直接吊起用锁链掉在屋顶,这样雅妃的臀部正好放在了刑床的边沿。
  「雅妃姐,将这枚丹药吃下去。」萧炎拿出了一枚媚灵丹,塞进了雅妃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丹药入口即化,火热的感觉随着丹药一直从喉咙延续到小腹。
  「这难道是五品丹药媚灵丹?」雅妃迷惑的向萧炎问道。
  「雅妃姐连这个都知道,这是家师炼制的。」萧炎笑道。
  「你个死小弟,浪费。几十万金币的丹药被你这么浪费了。」雅妃嗔怒道,这也更坚定了雅妃献身的决心,一名至少为五品的炼药师,即使拿自己去拉拢也无所谓。渐渐的雅妃感到小腹阵阵瘙痒。下体的亵裤慢慢湿润起来。
  「给我,萧炎弟弟,快给我,呜呜……」雅妃呜咽起来,萧炎萧炎赶忙脱光了衣服,露出了婴儿手臂粗的龙茎,龟头竟然有婴儿拳头大小。
  萧炎受到雅妃的强烈挑逗,阴茎暴涨欲裂,迅速扯下了雅妃的亵裤,顺着湿滑的阴道,进入了雅妃成熟带着青涩的幽径。阴茎插入不到四分之一却遇到了阻碍,一层薄薄的膜阻碍了阴茎的插入。
  雅妃因为处女膜被强烈挤压,痛的呻吟起来。
  「雅妃姐,没想到你还是处女啊。」萧炎手里揉捏着雅妃的乳房,一只手轻捻着雅妃的阴蒂。
  雅妃被萧炎热情的挑逗开始淫语起来,「萧炎弟弟……,你……好坏,啊……啊……,快进去,很痛,呜……呜,快……把你的……肉棒深入进去,呜呜……」雅妃在破除疼痛与性欲的深渊挣扎着。
  萧炎这时猛的插入,巨大的龙茎齐根没入。龟头竟然进入了雅妃的子宫,卡在了子宫口,萧炎被雅妃的子宫收缩夹得阵阵舒爽。
  「停下,先不……要动,呜……呜,好……痛啊,子宫被你顶穿了,呜……呜呜……呜呜……呜」雅妃因为破处之痛,全身被激出了汗水。
  「雅妃姐,这可不行哦,我要插了。」萧炎说完,便开始了抽插,每次都是全部拔出,只留下龟头在里面,然后猛的插入,直接没入子宫。
  萧炎因为救熏儿心切,更是被雅妃挑逗的性欲无以复加,动作开始变剧烈,在几分锺之内便抽插了百余下。雅妃的淫水,混合着精液还有处子之血,被萧炎剧烈的抽插,不时的向外喷溅。
  这时萧炎的龟头感觉到了雅妃子宫剧烈的颤抖,萧炎知道是雅妃要泻出淫精了,赶忙用神识联系纳戒中的药老。
  「老师,淫精快泻出来了,需要收集起来吗。」「不用,你只要将纳戒靠近大腿根部就可以了。」药老对着萧炎传音道。
  萧炎顺势将两手抓住雅妃大腿根部,猛的抓住雅妃的大腿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纳戒中发出微微白光,将萧炎与雅妃合体接缝全部覆盖,慢慢吸收着不时喷溅出的淫精,逐渐炼化,补充着自己的精神能量……雅妃在萧炎不知疲倦的抽插中,慢慢沉沦。
  ***纳兰家族调教室。
  熏儿的双臂笔直的被拉伸,吊在了天花板上,经过了纳兰峰等人十几次的灌肠淫辱,虚弱的熏儿任凭纳兰峰的摆布,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仅有的一点斗气支撑着被吊起的双手,熏儿纤弱的双臂,如果没有斗气支撑,恐怕被吊起之后就会脱臼。
  纳兰峰等人光着身子,每个人硕大的阴茎,都一柱擎天。看着如此清纯绝美的少女被淫辱,恐怕只有圣人能经得住诱惑。

  熏儿绝望的眼神中带着恐惧。原想到自己只会被纳兰桀一人侮辱,没有想到纳兰桀如此变态,竟然把自己交由家族死士凌辱,即使只有三天,恐怕那时自己下场会很惨。熏儿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玄媚之体如果被发现,那将对她来说无比巨大的灾难。
  调教室的门突然打开,纳兰桀抱着半裸的纳兰嫣然走了进来,葛叶也身随其后。纳兰嫣然此时媚眼如丝,浑身潮红,显然是刚经过高潮余韵,身上只穿着一件亵裤,娇小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浑身上下沾满了精液。那群死士看着纳兰嫣然咽了口唾液。没人敢对纳兰家族的小公主随便出手,虽然纳兰桀经常需要淫辱纳兰嫣然,但经过上次被五马分尸的死士的教训,虽然小公主绝美清纯无比,但是一旦最不好就有杀身之祸,纵死士还是比较看重自己的性命的,美女在好也要有命想用才是。
  「你就是萧熏儿,」纳兰桀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绝色少女,纤细的手臂,绝美的脸蛋,娇小玲珑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身材玲珑到极致。
  「根据情报,你是萧炎最在乎的人,是吗?」纳兰桀单手捏住熏儿的乳头,搓捻着,另一只手扣出了熏儿的阴蒂,不停的摩擦着嫩滑的阴蒂。
  熏儿禁不住纳兰桀的挑逗,开始呻吟起来。「呜……呜,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在这里啊,呜……呜呜……,啊……啊……啊。」纳兰桀听到熏儿甜美的声音,双手不仅不停下来,而且加重了力道。
  「哼,你们萧家竟敢觊觎我的嫣然小宝贝,萧战那老匹夫竟然不立刻解除婚约,既然萧炎这么在乎你,我也就勉为其难小小报复一下你们萧家,三天时间哈哈,即使干不死你,你也别想完好无损的回萧家,来葛长老,我们一同来伺候熏儿小婊子。」纳兰桀面色狰狞的说道。
  葛叶和纳兰桀脱光后,一前一后站在了熏儿身旁。熏儿绝望的眼神,像一只被吓坏的小兽,身体瑟瑟发抖。纳兰桀将头埋在了熏儿阴部,舌尖舔弄着熏儿的阴蒂,不时的向熏儿幽径深入。葛叶在后面用嘴挑弄着熏儿的后庭。
  葛叶此人极其好色,而且对少女后庭十分迷恋,又偏偏身下的阳物十分生猛。
  落在他手里的少女,十有八九都会被他折磨的奄奄一息,数月之内排便都会疼痛。
  又一次,一名帝国的郡主,被他掳去,奸淫了一整天,后庭几乎血肉模糊,那名郡主再送回府中之后便含恨而终,令人惊奇的是这名郡主除了后庭之外没有别的伤痕,处女膜竟然是完好的,可见葛叶此人一般。葛叶身为云岚宗的长老,有云岚宗这样一个在加玛帝国只手遮天的庞然大物撑腰,那名郡主的家人也只好吃下了这个亏。
  纳兰桀翻开熏儿幽径,残破的处女膜显露在了眼前。
  「哈哈哈,熏儿小婊子开苞也没几天啊,你有的享受了。」纳兰桀狂笑道。
  周围的死士都报来同情的目光,没有经过开发的阴道,和后庭怎么经得起纳兰桀和葛叶这两个床上老手折磨呢,八成两人干完之后萧熏儿是活不成了。
  纳兰桀粗长的阴茎,在熏儿的阴部抽打着,熏儿窄小的阴道口怎么看都不像能容纳纳兰桀阴茎的尺寸。纳兰桀抱起熏儿的后腰将阳具狠狠地向熏儿阴道内插入。纳兰桀的阴茎插入了一半,熏儿受不了剧痛,马上运起斗气减缓自己的疼痛,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任凭纳兰桀插入。
  「哼!想用斗气。」纳兰桀发现了萧熏儿的异状,手按熏儿胸部,将自己的斗气输进了熏儿体内,封住了熏儿所有的经脉,如果没有比纳兰桀更厉害的高手解封,熏儿恐怕永远不能使用斗气。
  熏儿斗气被封,脸色都变,纤细的双臂没有斗气支撑,立马被拉得煞白,双臂几乎要脱臼。
  纳兰桀将阴茎缓缓插入了熏儿的阴道内,没有斗气的熏儿,就像一个平凡的少女,任凭纳兰桀淫辱。随着纳兰桀的插入,熏儿阴道渐渐被撑破,血水混着淫水沿着阴道与纳兰桀阳物抽插的缝隙流出。
  「求求你,饶……了我吧,痛死……我啦,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呜……呜,后面……不要……啊,啊……啊啊……啊……」这时葛叶也在后面开始了对熏儿后庭的探索,熏儿窄小的菊穴,怎么禁得住葛叶那等巨大的阳物蹂躏呢。
  鲜血顺着熏儿的幽静与后庭流了出来,在一双美腿上划出了凄美的红线。
  熏儿被扒开了双腿,在葛叶与纳兰桀的前后夹击之下,每次抽插都把熏儿顶起一尺高,然后自由落下,双手被坚硬的镣铐划破,鲜血顺着手臂留下,双臂更是被频繁的震动,震得脱臼了。熏儿被两人一次又一次送上了快乐的巅峰,双目开始迷离起来,绝美的脸蛋上痛苦的煞白表情,逐渐变为了粉嫩含春之情。
  「没想到这小婊子,阴道夹得这么紧,都连续玩了半天了,阴道按理说该松弛了,没理由这么
或许您还会喜欢:
一个平生命苦的女人《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39
摘要:我,一个一生命苦的女人,从小生活在矿区,有一子一女。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子,结婚以后除了丈夫,从没有和任何外面的男人乱来过!我以为在家里做好家事,就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我无时不在关心着孩子及丈夫,我以为煮好晚餐等丈夫回家吃饭,就算是尽了为人妻的责任。 [点击阅读]
绝色女侠吕四娘(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92
摘要:吕四娘房里,此时正春色盎然。房内放着个半人高的大木缸,清儿正往缸里倒水,热腾腾的水气,弥漫着整个房间。吕四娘除下最后一件衣服,露出了完美无瑕的胴体──皮肤雪白光润,身裁婀娜多姿、凹凸有致,乳胸高耸而坚挺,腰肢柔软纤细,玉臀浑圆凸翘,腹下的一丛芳草,延伸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清儿看呆了眼,长长吁了口气,赞道:“师父,你真美……”吕四娘面一红,啐道:“鬼丫头,这么贫嘴……”一笑,道:“你出去罢, [点击阅读]
蛊门
作者:狼相如
章节:337 人气:2
摘要:艳阳高照,驱散着微风带来的丝丝凉意。风来,草叶微微摇晃,像是因为得到了某种滋润而舞动,风过,又奄奄一息的躺回到路面上。山路很窄,人与马踩出来的,崎岖不平、弯弯扭扭,路旁绿树成荫、遍地青草,走到路的尽头,豁然开朗。惊龙山葫芦崖面积不大,百来人就能站满,椭圆形的葫芦底是一片药圃,中间有一条仅容两人并肩的过道。 [点击阅读]
我的熟女师娘很疼我《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05
摘要:春暖花开,万物生机勃勃。一座幽静处的私房,隐藏在这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外表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泥瓦所筑。内里却是豪华艳丽,红萝织就的床铺,上好的绒毛地毯,飘着微微的香气。这哪是郊外的偏僻房间,分明是哪家大户夫人的闺房才是。此等好所在,怎能没有人享用?看那大床上,两个赤裸的身体正在享受那云雨之乐。那女子趴在床上,高耸丰臀,浪叫着迎合着男人从背后的抽插。看她脸颊通红,淫声乱语不断。 [点击阅读]
霸情冷少,勿靠近
作者:沐小乌
章节:573 人气:2
摘要:c省军区军委。舒骺豞匫“老首长心血管病很多年了一直没好,不能急不能气只得好好养着,对了,他右腿做过手术,有个支架……”喻参谋边走边说,看着身后的小姑娘。纤细,漂亮,眼睛亮亮的很是听话乖巧。这一路她都听着点头,还不时把一条条注意事项写在本子上。“说起来军医大又一批学生毕业了,不知怎么没派过来一个接替徐姐位置?对了,听说你是0328师一个旅长介绍来的?”喻参谋脚步一停,突然想起来般问她。 [点击阅读]
哈尔滨女孩《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82
摘要:在我留学的这座城市,每年都有不少学生来此实习,我住的地方因为交通方便,所以经常出租给来上学或实习的学生,这次故事的女主角也是来这里实习的中国女孩,一个来自哈尔滨的姑娘。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楼下和房东同住的学生搬走了,空出来一个房间,我在网上发帖子寻找下家,很快房东就告诉我有人看房,说是帮同学找房,看后很满意,已经订下来了。 [点击阅读]
《表姐的真实往事》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61
摘要:事情要从十来年前说起了,当时我还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现在的单元楼,而是栋老房子,我家在四楼,这层楼共住了两家,前面是两家的正房,每家各有两间,外面有间公用的堂屋连着楼梯,接着是一条过道,过道上依次是一个水池、我家的一间后屋和两家公用的厨房和厕所。表姐名叫左巍,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岁,我喊她巍巍姐姐。小时候表姐一直随参军的父亲在北方,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间,被送回武汉,来到我家。 [点击阅读]
女王的新衣《完》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51
摘要: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小很小的王国里面,住了一位很漂亮,很任性而且有点笨的女王。爱美丽的女王一天到晚都要求王宫里的裁缝师设计各种美丽的衣裳,让她可以无时无刻,何时何地也能换上美丽的华服。当然,这样奢华的生活,让王国的人们都不轻松,特别是王宫内的人天天也要想办法服侍女王,更倦。点子再多,花样再妙,总会有看厌的一天;裁缝师们再努力也好,脑中的创意也不是无限多。某日,他们把刚做好的新衣拿给女王看。 [点击阅读]
山村避难记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50
摘要:在一个三叉路口下了公共汽车,面前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土路,路面坑坑洼洼,比公共汽车走的沙石路还要糟糕,基本上看不到现代交通工具走过的痕迹远处大约三四里路的地方,就是我此次避难的目的地——土岭村,我已经坐了。两天的火车和三个小时的公共汽车。 [点击阅读]
同事韩惠惠《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44
摘要:我在公司里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她叫韩惠惠。惠惠大我三岁,并不是很漂亮,但是却是个性格很温和,开朗的女孩。在一次公司安排的培训里我们认识了。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对惠惠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不像有些绿茶婊那样喜欢装腔作势,她有话直说,爱恨分明,有时候还带着点爷们气的性格逐渐打动了我。惠惠大概1米6左右的身高,身材略显丰满,但绝不胖。胸部至少在C以上,但是从身材上看应该不会非常挺。 [点击阅读]